2017高考招生划重点 北京上海考大学还容易吗?

来源:国是直通车
时间:2017-05-12 15:58:51
字号
微信

  发达地区上大学的优势正逐渐消失。www.hyjxzz.com

  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教育部关于做好2017年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编制和管理工作的通知》10日对外公布。这份每年都会在这一时间前后发布的文件之所以引起重视,是因为它不仅要求各地、各部门分学校报送本专科招生计划,而且提示着每年的招生计划重点。

  按照计划,今年各地所属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总规模为6536340人,其中本科3282190人,高职(专科)3254150人。

  中央部门所属普通高等教育招生计划总规模为464850人,其中本科440150人,高职(专科)24700人。

  两项相加,招生总规模超过700万人,其中本科超过370万人。

  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

  计划安排28.7万人

  “进一步促进高等教育区域和城乡入学机会公平”依然是今年的高招重点。

  按照相关要求,2017年,国家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共安排28.7万人,其中本科16.7万人、高职(专科)12.0万人。有关省份安排国家协作计划任务要以公办高校为主。

  协作计划输出省份包括15个:北京市、天津市、内蒙古自治区、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江西省、山东省、湖北省、湖南省、海南省。

  协作计划输入省份包括10个:山西省、安徽省、河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四川省、贵州省、云南省、西藏自治区、甘肃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中新社发 梁孝鹏 摄
中新社发 梁孝鹏 摄

  所谓“协作计划输出省”通俗地说,就是拿出招生指标支援别的省份;反之,所谓“协作计划输入省”,则是接收招生指标的省份。

  对照去年的表格,今年的输出省份比去年增加了内蒙古自治区,输入省则不变。内蒙古已经由最初的输入省变成如今的输出省。

  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从2008年起开始实施,最初是由高教资源丰富、办学条件较好的天津、辽宁、上海、山东等11个省份承担,面向预计录取率较低、高教资源缺乏的内蒙古、安徽、河南、贵州、甘肃等5个中西部省份招生。当年安排协作招生计划3.5万人。

  近十年过去,输出省份越来越多,输入省份也逐渐增加,安排协作招生计划人数则迅猛增长。2010年开始,输出省份增至14个,安排协作招生计划也从2009年的6万人猛增至12万人。到2016年,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安排增至21万人。

  今年还在继续增加,达到近30万人。这既表明了国家缩小东西部教育差距的决心,也是实实在在让中西部地区更多孩子接受优质教育。

  三个专项计划持续增加

  除协作计划外,2017年继续实施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的国家专项计划、地方专项计划和高校专项计划。

  其中,国家专项计划招生规模安排6.3万人、地方专项计划招生规模原则上比2016年增加10%以上、高校专项计划招生规模不少于有关高校年度本科招生规模的2%。

中新社发 张开虎 摄
中新社发 张开虎 摄

  而去年,国家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安排也是6万人,地方专项计划招生是不少于有关高校本科一批招生规模的3%,高校专项计划不低于有关高校年度本科招生规模的2%。

  两相对比发现,高校专项计划不变,地方专项计划招生规模还将扩大,加上国家专项计划还多出3000人,也就是说,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还将继续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由中央部门和地方“211工程”学校为主的本科一批招生高校承担;地方专项计划由各省(区、市)在本科一批招生的本地省属高校承担;高校专项计划由教育部直属高校和其他自主招生试点高校承担。

  这三个计划覆盖的高校都具有相当的含金量,也就是传统意义上所说的重点大学、一本院校基本纳入其中,因此每次出来都颇受关注。2012年开始的高校专项计划每年都能从其中找到一批出身贫苦但学习优异的典型,也成为一些高校自主招生的特色门类。

  何以解忧唯有提升办学质量

  在总体招生规模不变的情况下,有协作计划和专项计划拿走一部分招生名额,就有一部分省份减少招生名额。去年炒得沸沸扬扬的中部省份湖北、江苏分别调出4万和3.8万生源指标给中西部省份的消息在许多考生和家长中引发忧虑。

  北京、上海等教育发达地区、所谓高考录取率高的地方比例下降更明显,也就是说原有的发达地区上大学容易的优势在逐渐消失。

  事实上,中国高校招生自1999年以来年年扩招,但重点高校扩招有限,也就是说,大量扩招实际来自普通院校。因此,人们才如此关注这些专项计划。

中新社发 张开虎 摄
中新社发 张开虎 摄

  今年有超过700万人可以上大学,本科约占一半。在全国高考录取率已经超过70%的情况下,民众更关注的是如何获得优质教育资源。

  纵观中国近三年来的一本录取率,最高的北京、天津、上海也不过20%多,而江苏、湖北等省份只有10%左右。“上大学容易、上好大学难”是一个普遍现象。

  要改变这一情况,根本还是建立起学校和考生相互选择的招生方式。只有让学校靠特色、靠水平吸引学生,而不是现在人为划定一本、二本线,才能真正改变高等教育招生困境。

  其实,在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迈进的过程中,高水平的技术工人正成为稀缺资源;投给高职部分的专项计划近年来也在不断增加,也印证了国家对高水平职业技能人才的渴求。放开传统的“一本”、“二本”观念,以社会需求和职业发展来衡量,让超过70%的高考录取率背后实现人人都对自己所上的学校满意,才能有效缓解对高考招生的焦虑。

  马海燕

[email protected]欢迎转载双牌县资讯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双牌县资讯网:http://www.zhongguohuaguan.com/